財經新聞: 美國前財長:川普當選將威脅美國和世界經濟(圖) - 由新華網發表

ADVERTISEMENT

英國金融時報網7日發表美國前財長勞倫斯·薩默斯為該報撰寫的題為《特朗普當選將威脅美國和世界經濟》的文章。文章說,6月23日,英國將投票決定是否繼續留在歐盟內。11月8日,美國將投票決定是否選舉唐納德 特朗普為總統。這兩場投票有很多相似之處。它們可能導致的結果,在不久前看來都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兩者都是憤怒的民粹主義者對上政治建製派。對於兩場投票,民調均顯示結果難以預料,預測市場顯示極端結果出現的可能性在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之間。

對比金融市場對待這兩種不確定性的方式十分有趣。市場對“英國退歐”消息高度敏感:英鎊彙率和英國股市隨著每一次新的民調結果而波動。期權定價分析表明,如果英國投票決定退出歐盟,英鎊彙率會輕鬆下跌10%以上,英國股市也差不多。人們普遍認為,與英國退歐相關的不確定性足以影響美聯儲和其他主要央行的政策。

如果英國退出歐盟,很可能付出高昂的經濟代價,並引發人們對英國未來凝聚力的質疑。這還會威脅倫敦作為金融中心的地位,並使得英國向歐洲的出口下滑。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美國、全球市場以及金融政策製定者對“特朗普風險”的敏感性似乎比對“英國退歐風險”低得多。期權市場顯示,在美國總統大選之前的這段時間內,波動性隻是小幅上揚。所有的美聯儲觀察人士都對英國退歐對這家央行的影響進行了評論,但是很少有人(如果有的話)對特朗普11月份勝選的可能結果進行評論。

而我認為,盡管英國退歐對英國經濟造成的風險很大,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對美國乃至全球經濟的影響要大得多。如果他當選,我預計美國18個月內將陷入曠日持久的衰退。受到損害的將遠不止美國。

首先,存在政策高度不穩定的巨大風險。特朗普提出了減稅逾10萬億美元的可能性,這將威脅美國的財政穩定。他還提出了以破產房地產開發商的方式對美國債務進行重組的可能性。或許,這隻是競選口號。但是,曆史研究表明,美國總統往往會兌現他們的主要競選承諾。

ADVERTISEMENT

2011年圍繞提高債務上限的激辯(各方均認識到了違約風險),是股市下跌17%的核心原因。

其次,在全球一體化定義的世界經濟中,特朗普的經濟民族主義高度危險。近年來,出口一直是美國經濟的主要推動力。如果美國沿著南方邊境建起隔離牆並廢除一切貿易條約,美國出口會出現何種結果?目前,退出貿易協定並不需要國會批準。哪怕特朗普隻兌現他的一半承諾,也一定會挑起自“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貿易戰。

再次,繁榮取決於安全的地緣政治環境。要求日本和韓國自我防禦、縮減北約(Nato)規模,會慫恿中國和俄羅斯,並刺激核擴散。如果美國被認為是與整個伊斯蘭世界、而不僅是與伊斯蘭極端分子開戰,這無異於向恐怖主義發出邀請。在這樣的環境中,投資和貿易不太可能蓬勃發展。

第四,特朗普的獨裁風格和個人崇拜必然會對商業信心造成負面影響。他提議把酷刑重新作為美國外交政策的工具,修改法律以使他可以起訴和懲罰他不喜歡的出版方。美國曾因“水門事件”和“伊朗門”醜聞而癱瘓(後者影響相對較輕)——2起事件均涉及總統工作人員的法外活動和濫用職權。若特朗普總統控製聯邦調查局和中央情報局,誰能高枕無憂?

最後是不確定性和信心方面的問題。改善商業信心是成本最低的刺激方式。製造一個將法治、國際主義和政策一貫性的所有原則都拋到空中的環境,是損害仍然脆弱的美國經濟的最佳方式。我有生以來從來沒見過任何一次選舉出現某一政黨的總統候選人對經濟構成如此大的威脅。

市場低估了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可能性。讓我們一起祈禱它們是正確的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