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18歲女CEO 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破產(組圖) - 由界面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什麼仇什麼怨,這家公司的離職員工不約而同地吐槽公司及創始人?“開開心心去上班,發現公司不見了”,神奇百貨離職員工慎爺的微信朋友圈,讓神奇百貨和創業少女王凱歆又陷入爭議與猜疑。
ADVERTISEMENT



神奇百貨CEO王凱歆。

“All You Want Magical Are Both Here!”這是神奇百貨網站上的一句英文標語。“Magical”一詞被遠遠地放置在了標語主體之外。這似乎意味著“神奇”這個詞語,已經不再屬於神奇百貨。

6月29日下午,一條突如其來的朋友圈讓近來已經負面新聞纏身的神奇百貨再次陷入了麻煩。

在這條由署名為“神奇百貨慎爺”的用戶發布的朋友圈中,神奇百貨在深圳南山區北科大廈的辦公室已是一片狼藉,人去樓空。朋友圈的配文稱:“開開心心去上班,發現公司不見了。我的神奇百貨去哪了,神奇少女去哪了?”

現場圖片加上描述文字,不禁讓看到這條朋友圈的人們懷疑:神奇百貨這是倒閉了,還是搬家了?

在截圖於網上流傳後不久,神奇百貨CEO王凱歆通過自己的微博以及朋友圈宣布,這次事件屬於公司正常的辦公場地搬遷行為;與此同時,她在回應界面新聞記者的詢問時表示,公司在25日當周開始搬遷,預計搬遷工作將於一周內整體完成。

“發出這些照片的員工在很早之前就被辭退了,不明白為什麼有心人會利用搬遷一事大做文章。”王凱歆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然而經過調查後,界面新聞記者從知情人士口中了解到了故事的另一個版本。

新舊辦公室

北科大廈位於深圳市南山科技園區域。大廈周圍,坐落著深圳軟業產業基地、百度國際大廈、深圳虛擬大學園等科技創新研究機構,創業氛圍濃厚。今年早些時候,神奇百貨將辦公室從南山區花園城數碼大廈搬到了這里。他們租下的,是大廈14樓的一間辦公室。

6月27日,星期一,曾經在神奇百貨擔任副總裁、公關總監的張嫣早早來到辦公室,準備新一周的工作。然而她和在場的另外幾位同事卻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景象。

“就是人去樓空的狀態,”張嫣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事前我並沒有被通知到公司改了辦公室地址,周一早上去到現場後才發現這個狀況。”另一名同樣被辭退的員工黃傑則這麼向界面新聞記者形容:“現場就像被偷過了一樣,我都以為老板跑路了。”

帶著這些形容,界面新聞記者在周三下午前往神奇百貨辦公室舊址進行查看。在現場,界面新聞記者發現,辦公室狀況與眾人的形容基本一致:桌椅散亂,雜物掉落一地。附近辦公室的一名職員向界面新聞記者證實,神奇百貨的搬遷從前一個周末就開始了。


記者隨後谘詢了大廈的物業管理部門以及辦公室租賃方,得到的回答是,神奇百貨在搬走時,沒有拖欠物業管理費以及房租。在被問到辦公室的租約是否到期時,租賃方深圳市彙豐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沒有正面回答。

張嫣則表示,神奇百貨在搬離北科大廈的辦公室時,租約還沒有到期,因此神奇百貨方面放棄了作為押金的兩個月租金,這個說法得到了一名知情人士的證實。

據上述知情人士的說法,北科大廈辦公室的租金大約為每月每平方米120元至130元之間。而租賃方公司的代表向界面新聞記者介紹,神奇百貨此前租下的辦公室面積超過700平方米,一個月的租金達到了10萬元。

就在記者離開北科大廈後,王凱歆通過公關人員向界面新聞記者再次確認,公司搬遷和裁員是當下戰略轉型的要求。她同時強調,公司在解雇員工的同時,對離職員工進行了安撫,並按照合同上的規定提供了相應的賠償。

而神奇百貨的微信公眾號也發表了一篇題為《神奇百貨搬遷高大上辦公樓啦!擊破老板帶著小姨子跑路的流言!》的文章,進行了一番解釋說明。文中表示,公司搬遷的原因是“為了給大家一個更好的創業環境”。

然而當界面新聞記者谘詢神奇百貨時,公關人員始終不願意透露新辦公室的具體地點,僅告知新辦公室位於深圳南山區智慧廣場A座。公關表示,公司管理層由於不希望過多的媒體上門要求采訪,因此暫時不希望透露辦公室新址的地點。

智慧廣場離創業集中地較遠,其辦公室租金大約在每月每平方米140元至150元之間。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新辦公室的面積“大約在300平米左右”。這意味著它比原辦公室面積足足小了一半有餘。

放棄租約,從創業的熱門區域北科大廈搬到8公里之外,而大面積的辦公室也換成了小面積,神奇百貨在戰略轉型的同時,在運營和資金方面或許也遇到了麻煩。

張嫣並不願意透露運營的具體情況,對於搬家這件事,她的看法是:“也許是為了躲避我們這些被裁掉的員工吧。”

不平靜的裁員
ADVERTISEMENT

縈繞在神奇百貨內的這次裁員風暴,從6月初刮起,於6月的最後一個周五達到頂峰。

“6月初開始,技術部門的員工陸陸續續開始被辭退,”張嫣回憶,“這一波裁員總共裁掉了七名員工。”這讓張嫣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6月24日下午,人事部門找到了她以及另外十餘名員工,向他們下達了逐客令。一名在這次裁員中被波及的員工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當時他們並沒有過多地辯駁或者抵抗,“我們當時表態,理解公司的難處,接受公司的安排,但是大家需要按照勞動法談妥補償事宜”。

然而人事部門的表態卻出乎他們的意料,給出的賠償標準十分“統一”:試用期內,一律賠償三天的工資;正式員工,無論工作時長,一律隻賠償半個月的工資。

按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經濟補償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向勞動者支付。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向勞動者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

除了少部分僅入職幾天的人員外,被辭退的員工們顯然無法對這個不合法的待遇感到滿意。他們要求人事部門向公司管理層反映他們的意見,卻並未得到合適的答複。

周一,尚未與公司達成協議的這一批員工來到了辦公室。一方面,他們並未與神奇百貨真正解除勞動合同,因此需要前來報到上班;另一方面,他們也希望和公司能繼續協商,找到一個合適的解決辦法。然而他們到達辦公室後,看到的卻是人去樓空之景,而且他們也未被告知辦公室的新地址。

從震驚中恢複過來的幾位員工迅速與神奇百貨方面取得了聯系,並來到了辦公室位於智慧廣場的新地址。正當他們準備與王凱歆進行協商時卻發現,後者早已不在國內,而是飛到以色列參加了一個報名費超過八萬元的遊學項目。

而神奇百貨的人事依然堅持原先的方案,在幾天的僵持之後,雙方終於達成了妥協。工作時長在六個月以下的員工,都獲得了應得的薪水補償;其他三名工作時長超過了半年的員工,有兩位接受了賠償1.5個月工資的協議。

而張嫣收到了人事部門的一張開除通知。通知上面列出了開除她的幾點原因:遲到早退、曠工、徇私舞弊、嚴重失職。人事部門表示,她將不會拿到任何賠償金,隻會獲得6月的工資,還要扣除“曠工”的罰款。

在向界面新聞記者出示這封開除通知時,張嫣依舊感到哭笑不得。

從神奇百貨搬到智慧廣場開始,張嫣的工位、郵箱、考勤、門卡等就已經被公司單方面取消。從6月27日開始,她在公司里就成為了一名“黑戶”。“是公司單方面取消了我的考勤,結果回過頭來說我曠工,我真是無可奈何。”張嫣對記者說。

神奇百貨方面在7月4日晚出具了一份聲明,講述張嫣遲到早退的具體行為,其中表示,張嫣在5月有超過十天的曠工記錄。

張嫣則向界面新聞記者出示了她當初入職時簽訂的勞動合同以及自己5月的工資單。界面新聞記者看到,勞動合同中並沒有明確規定員工的上下班時間,而5月的工資單也沒有表明張嫣有缺勤的情況出現。

界面新聞記者隨後試圖聯系神奇百貨以及王凱歆方面獲取回複,但始終沒有得到回應。在此事上,雙方依舊各執一詞。而張嫣表示,自己將盡快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遞交申請。

這已經不是第一位和神奇百貨產生此方面爭議的員工。早在去年11月,一名前神奇百貨員工也曾因為勞動合同的問題和神奇百貨方面通過勞動仲裁最終解決問題。

一名知情人士告訴界面新聞記者,從去年9月開始到現在,前前後後已經有總共超過170名員工就職於這家公司,然而後來他們之中的大部分都已離開;根據《GQ中國》的報道,神奇百貨的員工團隊數量一度達到80人,然而目前,在這波裁員過後,公司僅剩不足15名在職員工。這一說法也得到了張嫣的肯定。

稅務疑雲

決心走法律程序的張嫣在上周末拿到了自己的6月工資單,其中顯示,個人所得稅部分被正常扣除。另外兩名被解雇員工黃傑和林森的工資單上同樣顯示,自己被扣除了相應的個稅。

然而當這些員工到深圳市南山區地稅局開具稅收完稅證明時,他們卻發現,自己的證明單上出現了大面積的空白。具體來說,從他們入職神奇百貨開始,個人所得稅一欄就都是空白,這意味著,神奇百貨並沒有向稅務機關申報個人所得稅稅款。

當發現自己的個人所得稅未按時繳納後,包括張嫣、黃傑和林森在內的離職員工第一反應都是大事不妙。“征稅這個問題會影響到我們的個人征信問題,我原本打算在深圳貸款買房,現在出了這個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的貸款申請會不會受到影響。”黃傑對記者說。

除了征信問題外,這些員工還表示,自己需要為此繳納20%的滯納金,目前他們也正在尋求解決辦法。而林森表示,他們這一批共同被解職的員工準備集體向神奇百貨方面提出維權訴求,要求公司及時補繳稅款。

“關於可能的滯納金,如果經稅務機關合法確定需要支付且業已由員工支付,我們傾向認為該損失系由於作為扣繳義務人的神奇百貨公司違法未履行法定代繳義務而導致,過錯在神奇百貨公司,應由神奇百貨公司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北京盈科(廣州)律師事務所合夥人饒高明律師對界面新聞記者說。

“缺少法律意識,”這是張嫣對王凱歆在稅務問題上的評價,在她看來,王凱歆也許根本就不知道這些行為是違反法律的,“她還只是個未成年的小女生,有很多事情她其實沒有意識到要走法律途徑解決,隻想著由著自己的性子來。”
ADVERTISEMENT

而在了解到上述情況後,界面新聞記者再一次向神奇百貨方面了解詳細情況,卻並依舊沒有得到進一步的官方回應。黃傑對界面新聞記者說,7月4日,他們已經向深圳市稅務部門提出了舉報。

訂單和用戶每日新增僅有三位數

界面新聞記者從一位知情人士手中拿到了神奇百貨的運營數據,此數據也得到其他相關人士的證實。從數據上看,神奇百貨近來的運營並不算特別順利。

在一份從6月23日開始,到7月2日結束的神奇百貨運營數據表單上,界面新聞記者發現,在這十天中,神奇百貨的訂單數是每日一百多到兩百多,波動並不大,但這距離在今年1月的北京衛視《我是獨角獸》節目中,王凱歆宣稱的每日上千訂單量相距甚遠。

達成的交易訂單數則更少。數據顯示,神奇百貨平均每日訂單成交率不超過80%,日均交易額則為五千多元。

在這份表單中,神奇百貨的新用戶增長情況也有所體現。在同一個十天中,神奇百貨增加了不到三千名新用戶,按這個趨勢估算,神奇百貨目前每個月的新增用戶很可能不會超過一萬名,而這些新用戶的購買率平均不超過10%。

界面新聞向神奇百貨官方求證數據的準確性,但並沒有得到回應。

真格基金CEO方愛之曾估計:“B輪可能需要一個月幾千萬的成交額。”目前從界面新聞拿到的數據來看,神奇百貨不僅遠遠沒摸到B輪融資的門檻,月成交額也與投資人的期望相差了兩個數量級。

不僅B輪融資遙遙無期,就連神奇百貨A輪融資的情況也受到了質疑。

有人在知乎上提出了一個問題:“如何評價神奇百貨17歲CEO王凱歆?”當中有一個回答指出,神奇百貨的注冊實體深圳大爆炸科技公司的股東依然只有創新穀和王凱歆,“所謂的經緯創投、真格基金跟投在哪裏?”

界面新聞記者隨後在全國工商企業信息查詢上發現,深圳大爆炸科技公司的股東目前為王凱歆和深圳創新穀科技有限公司,其中王凱歆認繳出資額為261萬元,占股87%;深圳創新穀科技有限公司認繳出資額為39萬元,占股13%。股東信息中,並沒有出現經緯創投或者真格基金的相關信息。

當記者詢問上述離職員工時,他們均表示,不清楚公司的具體融資情況。然而前述知情人士卻向記者透露,從公司的日常運作情況來看,王凱歆應該是獲得了投資機構的資金,但他並沒有對公司的股東狀況做進一步的分析。記者隨後向經緯創投和真格基金詢問神奇百貨的投資情況,同樣沒有得到回複。

在搬遷事件中,神奇百貨方面給出的說法是戰略轉型,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其轉型實質是向導購方向發展,將采用類似淘寶客一樣按照導購成交計費的商業模式。而黃傑向記者透露,王凱歆此前已經將公司的供應鏈部門全部裁撤。作為電商企業的關鍵部分,供應鏈部門的被裁也能夠從側面證實神奇百貨從代購到導購的轉型。

相較於流量為主導的電商平台,導購是一個變現相對容易的商業模式,在其他垂直領域已經得到驗證,剛剛合並的蘑菇街和美麗說都是從一開始的女性導購轉型為後來的電商平台。在運營和資金的壓力下,神奇百貨想要如此轉型邏輯上也並不讓人意外。

創業爆款,終成泡沫

盡管現在的神奇百貨和王凱歆本人都處在懸崖邊緣,但想起最初進入神奇百貨的時候,張嫣還是有著不少美好的回憶。最起碼,在她看來,當時的王凱歆還是一個“熱血少女”。

“我當時第一次見到她,覺得她的兩眼都是發亮的,感覺她很有夢想、激情,還有不屬於她這個年紀的商業觸覺。這些個人魅力,都是我所不具備的,這也是我決定加入神奇百貨的原因。”張嫣這麼向界面新聞記者描述。

這種鮮明的性格也逐漸成為了王凱歆在創業過程之中為外界留下的創業者形象:充滿激情,氣勢逼人。曾經擔任神奇百貨公關總監的張嫣對記者說,一直以來,公司的公關並沒有刻意為王凱歆塑造一個什麼樣的形象,她們僅僅是把王凱歆最真實的一面展現到公眾之中。

然而,隨著資本的進入,不經世事的少女開始膨脹。用張嫣的話說,王凱歆開始“飄了”。而幾位接受采訪的前神奇百貨員工都不約而同地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王凱歆需要“先學做人,再學做事”。

然而也有聲音認為,王凱歆的形象走到這一步,與投資機構也有著分不開的聯系。

“爆紅的90後創業者,就是基金的活體廣告。”微信公眾號“娛樂資本論”中《王凱歆、餘佳文、陳安妮都與同一家基金有關,原來95後概念已成下一個投資“賽道”》的作者如是說。

而在接受《GQ中國》的采訪時,王凱歆最早接觸的投資人林勁峰也曾說道:“我其實很不同意這些孵化器讓人家高中就去創業。風投機構有他們的利益考量,我投你幾百萬,大不了我就做廣告費。”

從負面報道的出現,到搬家和裁員風波,似乎意味著神奇百貨和“神奇少女”這個創業神話已經不可避免地走向破滅。

泡沫散了,但沒有人是無辜的。即使未來還會有李凱歆、劉凱歆等等年輕創業者的橫空出世,但下一次再給他們冠以“神奇”的名號之前,除了名聲之外,還需要創業者們先回歸到好好做事的商業本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