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道德是如何淪陷的--華爾街員工的自白 - 由財經頻道發表

ADVERTISEMENT

53%金融業高管認為堅守道德不利於職業生涯發展

 

 

一份最新報告顯示,53%的金融業管理層表示堅守道德標準將對職業生涯發展造成障礙。不要驚訝,這就是華爾街。或許衛報刊載的一篇華爾街員工的自白可以讓你更好的理解華爾街。

我1993年進入華爾街,我那年賺的錢是前一年收入的14倍,是我父親最好年份收入的3倍。為了賺到那些錢,我幫助公司設 計了許多金融產品,把它們包裝得看起來很簡單,但實際上需要很複雜的數學知識才能弄明白。於是我第一年就受到了老板們的熱情讚賞,他們稱讚我很聰明並額外 給了我2萬美元獎金,這讓我驚喜不已。

我們將這些產品賣給許多投資者,但他們並不完全明白自己買的是什麼。我們稱他們為“無知的日本人”。我們公司的利潤極為可觀,高達數億美元。5年來我們最賺錢的產品是一個行話稱為“YIF”的產品,即遠期收益率指數(Yield Indexed Forward)。

但後來,投資者越來越聰明,他們意識到他們買的東西很複雜,充滿了隱藏的杠杆,這些杠杆在市場承壓的時候變得極為危險。

ADVERTISEMENT

我從來沒有和買家見過面,這是別人的事。我隻是待在幕後。我的工作是通過和數學和巧妙的交易來挖掘更多的價值。但日本人會將我們競爭者的文件傳真給 我們。文件顯示,許多競爭者的產品比我們更加大膽,而且賣得比我們更多。我們和日本客戶的會談結束時,他們總是敦促我們說:“我們不能落後啊。”

我曾經天真地問,這樣做合適嗎?然後我就會不斷收到律師和經理們的確認,表明他們同意這樣做。

一個高級交易員告訴我:“你現在是在一個大的市場中競爭。如果客戶想要一套紅色的西裝,你就賣個他們紅色西裝。如果這個客戶是個日本人,你就向他收取兩倍費用。”

我意識到,我們公司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遵守華爾街的規則,努力不觸犯法律條文。我們盡力遵守一條不成文的“五點原則”:永遠不要試圖在一個客戶身上獲取超過5%利潤。

但一些競爭者才不管這些規矩。他們從每位投資者身上賺取7%-10%的利潤,將充滿各種隱藏陷阱的奇怪的產品賣給客戶。我一直覺得他們最終會面臨法律的製裁,至少也應該受到公眾的責難。

但他們沒有。相反,他們賺得更多。他們是真正的冒險家,嚐到甜頭後又推出更多的同類產品。

產品的持續暢銷逐漸打消了我的擔心。我會感到羞愧嗎?省省吧。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為我的數學技巧感到自豪。從小到大,我一直都都藏著掖著,生怕被人們貼上“怪胎”的標簽。自尊和金錢是治療內疚感的靈丹妙藥。

ADVERTISEMENT

在華爾街浸淫了幾年之後,我清楚地認識到:為了賺錢,你可以玩弄任何人和任何事。你越聰明,你就越有可能發現並利用監管或法律的漏洞,你就越聲名卓著。

沒有人會停下來,沒有什麼是不敢做的。這就好像你一直把車速限製在79公里/小時,但你卻一直看到別人加速到100、110,輕鬆把你超越,而你卻從來沒機會超趕其他人。

華爾街確實對那些試圖把速度降下來的監管者點頭致意,禮貌的揮手。每年,所有員工都要完成一個年度的合規培訓,在培訓中他們會學到遠離洗錢、內部勾結、內幕交易,以及如何將合適的產品賣給客戶。

在2000年初期的幾年,這種合規培訓已經淪為一年一度的形式主義。培訓變得隻有一個小時,而且在一個很大的會議大廳進行。每個人都必須去一次,聽完演示文稿,然後簽到離開。

到了2007年,這種倫理教育已經形同虛設。你甚至不需要到場,隻需要在網上就可以完成課程。面對長達一個小時的演示文稿,你隻要不斷的點擊“下一頁”按鈕就行,哪怕你的注意力在其他地方。一些忙得不可開交的經理無暇處理這種“瑣事”,隻需要付錢讓年輕的雇員代他們完成。

一種無需核實風險的文化充斥著華爾街,交易員變得越來越大膽,腐敗在整個系統中蔓延開來。到了2006年,隻要你查看一下幾乎任何一樁大型交易過程,一定能找到一些違規之處。

2008年危機之後,監管者終於開始動手整頓。查出了一大批諸如LIBOR fixing、FX、ISDA Fix等醜聞。

ADVERTISEMENT

在外人看來,這些名字複雜而奇怪的醜聞像是來自華爾街最不易察覺的陰暗角落。但其實不是,LIBOR、FX、ISDA都是金融最核心的要素,每天有數萬億美元的交易都與它們相關。這些駭人的醜聞中揭露的都是華爾街日常的慣例性業務操作。

我猜那些在醜聞中被揭發出來的人會真心覺得冤枉:為什麼是他們呢?他們做的正是其他人也在做的,隻是可能更加激進,更加肆無忌憚。他們隻是在做一直被灌輸的事情:繞過規則,盡最大的可能打敗競爭者。毫無疑問,他們過去這麼做都會受到褒獎,但這次,他們成了替罪羊。

這就到了問題的核心:誰應該為此負責呢?一定有人承擔責任,但真正應該承擔責任的人卻逍遙法外。這些人是老板,是經理,是CEO們。是他們設立了標準,培育了這樣的文化;是他們愉快地管理這華爾街,並從華爾街的失控中大賺特賺。

為了震懾華爾街的瘋狂行為,我們應該懲一儆百。監管者的條例應該被遵守,而不是被利用。經理們明白在發生什麼,隨便問一個在銀行工作的人,他都會告訴你。(BH)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