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一個高利貸者的轉型困惑 - 由和訊網發表

ADVERTISEMENT

王子約

王馬兒(化名)決定年後去注冊一個正規的典當公司,盡管這可能花去四五十萬的活動費。隨著國家整頓金融市場 的政策風向越來越明顯,王馬兒急於為自己的民間借貸生意尋找一個合法的外殼。貴州,全國經濟排名靠後的省份,但這里的民間借貸和地下金融市場卻出奇的發達。“實業太少,基礎差。錢又都流不到實業,全在空轉。”王馬兒如此總結這種畸形狀態存在的原因。他對我稱,在特殊的地理環境和時期,一部分人通過煤炭、礦產、藥材等資源一夜暴富。這不僅導致貧富差距擴大,更致命的是,這些“老板”並不願意將錢投入實業,而是在“保值”想法的催生下,將資金投入到“錢生錢”的放貸行業。在暴利的驅使下,參與放貸的人越來越多,甚至有普通市民向親友集資,再借助較為信任的“放貸機構”,賺取利息差價。王馬兒在省會貴陽從事放貸已經快十年,在他的印象里,最近四五年是本地這個行業的爆炸式發展時期。“這幾年國家錢袋子看得緊,小企業要從銀行貸款難如登天,不找我們沒辦法啊。”他介紹,目前貴陽的融資成本是2分到3分,按月結息;而貸出去的利息則高達8分到10分,且以10天為一個周期,利滾利計算。王馬兒最初曾與3個朋友一起合夥放貸,在2000年的時候,每家每月就能分到十餘萬的純利潤。但這種靠“義氣”支撐的組合最終還是出現問題,由於其中一個合夥人長期挪用公共款項暴露,王馬兒決定退出。不久後,他找了兩個小股東,重新自立門戶。“賺得多,風險也大,這是刀頭上舔血的生意。”由於抵押機製不健全,高利貸還款基本靠追。說起追債,王馬兒很頭痛,盡管在放貸前他已經很嚴格地篩選過客戶,但目前還有一百多萬的欠款成為“死賬”。為了把生意做下去,王馬兒每年在打點人脈上要花大把的時間和金錢。“黑白兩道都要照顧到,少樹敵,少惹事,不做業內最大”是他這幾年給自己提的要求。今年春節期間,從初一到初七,王馬兒已經帶著孩子給四五十戶人家拜年,送出去十幾箱茅台酒。“政策緊了,未來不能這麼干了。”這兩年對民間借貸的整頓讓他很擔憂。由於不合法,他認為政府隨時有可能把自己抓起來。王馬兒稱,他並不想成立正規融資性擔保公司或小額貸款公司,原因是太麻煩,三天兩頭就有各個部門來查問,對生意來說不是很方便。他曾谘詢過律師,按我國有關法律,貸款是特許經營業務,除銀行業金融機構和依法設立的典當行外,其他機構一概不能辦理貸款業務。經過打聽籌劃,他決定年後注冊一家典當行,讓自己的生意看起來“陽光”些。不過王馬兒不否認,典當行也隻是個殼子。“如果是純典當,你一輛車我能給你抵押100萬嗎?”需要一個執照讓放貸合法化,已經成為默認的行規。這行當,王馬兒並不想做一輩子。他看多了這個行當里的人“一夜生,一夜死”。有人的生意在獲得緊急注資後轉危為安,有的人因為無法償還高利貸跑路自殺,甚至禍及家人。幾次參加熟人葬禮的經曆讓他對行業的看法發生了許多變化,時時刻刻都保持著謹慎。“賺幾年錢不干了。”盡管這個想法很強烈,王馬兒也清楚全身而退不是那麼容易。這幾年親友放他這里的閑錢不少,即使他多次強調風險讓他們把錢拿回去,親友還是不願意放棄這個坐著生錢的生意,並認為他想發“獨財”。轉型,這是王馬兒這個春節想得最多的事。盡管還沒有清晰的想法,但他說,首先把親朋好友的錢逐步退出去,再看看能做點別的什麼,有點風險也是自己擔。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