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解讀股市暴漲真正原因 - 由每日經濟新聞發表

ADVERTISEMENT

股市暴漲原因:

外媒:中國央行近期進行PSL操作 利率下調至3.1%

央行似再次操作PSL 國開行續作可能性大

傳央行再操作萬億PSL “收短放長”支持實體經濟

相關分析:

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渠道僅靠央行難以奏效

機構點評對股市影響:

暴漲背後的原因——中國版量化寬鬆出台

券商點評央行PSL:無需擔憂M2飆升重現

民生固收評央行PSL:扭曲操作進行時

外媒:中國央行近期進行PSL操作 利率下調至3.1%

ADVERTISEMENT

據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稱,中國央行近期針對特定銀行進行了PSL(抵押補充貸款)操作,以提供基礎貨幣,本次PSL利率降至3.1%,但規模尚不確定。

中國央行去年撥付給國開行1萬億PSL利率定為4.5%,本次利率較去年大幅下降3.1%。

市場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雖然PSL利率下調至3.1%,但隻針對於特定機構(以國開行為主),銀行整體負債成本仍高,發行壓力仍多的矛盾依然沒有得到解決。PSL會加大信貸投放,加之此前43號文放鬆,信貸供需兩端均有所回升,這也有助於後期經濟進一步企穩,對股市起到支撐,對債市產生不利影響。

有市場人士指出,是次PSL操作不僅僅隻針對國開行,此前提出申請的政策性銀行及大行也可能包括在內,同時亦有業內人士建議也應適當降低MLF(常備借貸便利)操作利率。

消息人士暫未透露具體操作規模。分析人士認為,在近期銀行間資金面較為充裕背景下,市場短期資金淤積,這或是央行近期“收短錢,放長錢”扭曲操作思路具體體現。

央行似再次操作PSL 國開行續作可能性大

抵押補充貸款(PSL)又來了?據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稱,中國人民銀行近期針對特定銀行進行了PSL操作,以提供基礎貨幣,本次PSL利率降至3.1%。

針對上述消息,證券時報記者向央行等有關機構求證,但截至發稿前尚未得到回複。

作為一種新型貨幣政策工具,PSL操作始於去年央行對國開行的萬億資金投放,根據彼時證券時報的獨家報道,按照央行要求,國開行去年獲得的萬億PSL是作為棚戶區改造專項貸款,該筆貸款期限3年,采取“一次到賬、按年支取”的方式,利率每年調整一次,去年的利率為4.5%,且截至去年8月末,國開行已支取4000億。

因此,若上述傳聞屬實,本次央行對特定銀行進行的PSL操作,不排除包含國開行對剩餘PSL再次支取的可能性。華創證券債券分析師屈慶甚至表示,本次PSL操作針對的對象可能依然隻是國開行,因為其他機構可以動用中期借貸便利(MLF),而且上周傳出定向正回購的時候,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大行想提前結束MLF,這說明大行並不需要流動性。

ADVERTISEMENT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央行再次推出PSL,有助於寬貨幣向寬信用轉化。屈慶就表示,與降準、MLF、常備借貸便利(SLF)等貨幣政策工具相比,銀行通過PSL所獲得的資金必須用於信貸投放,這就為央行寬貨幣和寬信用兩種政策結果之間構建了一座橋梁。本次PSL操作可以看做是對去年PSL政策的延續,與4月降準直接營造出的一個寬貨幣環境相比,PSL操作更有助於營造一個寬信用給環境,更利於實體經濟的發展,M2也有望觸底回升。

一方面是央行定向正回購回收流動性,一方面又是通過PSL操作釋放流動性,這是否意味著兩項貨幣操作存在矛盾?答案是否定的。多數分析認為,央行同意銀行正回購申請的觸發原因可能是央行認為目前資金面過於寬鬆,央行投放的流動性已超過信貸投放所需的流動性,因此,需要在寬貨幣這一端進行微調;而PSL操作更多是與降低長期資金成本和助力地方債置換有關。

“PSL開啟扭曲版操作序曲,央行收短放長,優化銀行負債結構,存量上是對接債務置換,增量上是對接基建穩增長。”民生證券債券分析師李奇霖表示。

至於對市場會產生何種影響?屈慶認為,PSL會加大信貸投放,加之此前43號文的放鬆,信貸供需兩端均會有所提升,這也有助於後期經濟進一步企穩,對股市起到一定支撐作用。此外,由於央行今年依然面臨基礎貨幣缺口的問題,利用各種方式投放資金是必由之路,PSL是其中對於寬貨幣影響最小、對於寬信用影響最大的方式,同時也會降低央行降準的必要性。(來源:證券時報)

傳央行再操作萬億PSL “收短放長”支持實體經濟

昨日(6月1日)下午,據外媒報道稱,央行針對特定銀行進行了PSL(抵押補充貸款)操作,以提供基礎貨幣,本次PSL利率降至3.1%。

對此,某交易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此次PSL是針對國開行,規模達到萬億。

而在上周四,有消息稱,央行近期向部分機構進行了定向正回購,期限包括7天、14天和28天,總操作量逾千億元人民幣。

不過,截至記者發稿,以上消息並未得到央行、國開行及有關機構的權威回複。

分析人士認為,對流動性進行一收一放操作,顯示出央行對資金期限的調控思路是收短放長,以引導更多資金投入實體經濟運行之中。

ADVERTISEMENT

本次PSL利率降至3.1%

如果傳聞屬實,這是PSL工具創設後的第二次使用,第一次使用該工具是在去年7月,央行給國開行投放了1萬億PSL,當時的利率定為4.5%。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近期資金市場利率普遍下行,PSL此次利率也隨之走低至3.1%。

招商銀行總行金融市場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結合上周央行針對大行的定向正回購,可以看出央行正在進行“收短放長”的扭曲操作,通過回收短期流動性,轉而提供低利率、長期限的資金,來壓低債券市場長端利率,進而傳導至其他融資渠道,降低社會融資成本。同時,也應有配合新一輪地方債置換的考慮。

針對上周有消息稱,央行向部分機構進行定向正回購,民生證券固定收益分析師李奇霖稱,定向正回購是資金面寬鬆的結果,而非央行主動緊縮。申請定向正回購是因為部分機構超儲太高,在實體經濟有效需求不足,金融機構風險偏好回落背景下,資金無處可去。

隨著央行近一輪的降息與降準政策實施,銀行間市場資金面目前相當寬鬆。5月20日,隔夜Shibor報1.032,創下5年以來的最低值。

在此背景下,央行收回一部分短期流動性,並不表示貨幣政策方向發生了根本性變化。

劉東亮分析認為,“可以認為央行貨幣政策的操作重心已經發生調整,MLF(中期借貸便利)等(中)短期流動性工具將退化為戰術手段,PSL以及其他形式的長期流動性工具將成為戰略手段,隻有提供期限足夠長,成本足夠低的負債來源,銀行才有可能將資金用於投放貸款或配置長久期債券,否則資金將像5月份那樣滯留在貨幣市場。”

僅靠寬鬆的流動性還不夠

上周五,央行在最新發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5)》中稱,當前,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部分經濟風險顯現,全社會債務水平仍在上升。今年,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注重定向調控,適度適時適度預調微調,靈活運用各種工具組合,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引導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平穩適度增長。此外,還要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

近一年來,盡管央行已經通過降息和降準操作來引導貨幣市場資金利率下行,以引導實體經濟獲得更多低利率的貸款,但從商業銀行的角度來說,由於實體經濟不振,資產質量壓力大增,合適的貸款對象難以尋覓,因此反而出現了大行向央行要求正回購的現象。

“寬鬆的流動性在經濟企穩過程中是必須的,但僅靠寬鬆的流動性並不能幫助經濟轉好。”某機構宏觀分析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由於我國資金和資源配置結構的扭曲,使得貨幣政策傳導過程不通暢,貨幣政策對拉動經濟的貢獻邊際效應明顯變弱,在這種情況下,投放PSL是一種較為合理的調節手段,將引導資金進入更多長期的項目,未來央行可能會開發更多的工具,以提供中長期資金。

針對PSL操作,民生證券也在昨日點評表示,外彙占款收縮,基礎缺口亟需補充。PSL屬長線資金,一方面可以補充外彙占款留下的基礎貨幣缺口,另一方面可降低特定領域(過去經濟發展薄弱環節)的融資成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