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要被拋棄了嗎?世界經濟組織為何存在感變弱 - 由人民日報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隨著中韓自貿協定於6月1日正式簽署,曆時10年14輪談判的中韓自貿區建設正式完成製度設計。這一協定不僅將成為拉動中韓兩國各自經濟以及雙邊經貿關係的新引擎,更是區域經濟合作熱的最新例證。
ADVERTISEMENT

與此同時,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WTO)為代表的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在世界經濟領域的存在感卻似乎正在逐漸變弱……

巨頭走到十字路口

如今,曾經的世界經濟組織巨頭們正在遇到的,可能是自創始以來都未曾經曆的狀況。IMF、世界銀行和WTO在許多問題上,長時間難以取得重要進展。

WTO多哈回合談判自2001年啟動以來,曆經15年“長跑”,始終走走停停,難有突破性進展。而在經曆了連續12任美國籍的行長之後,世界銀行如今發現,自己正在艱難地重新界定自身角色和地位。作為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另一重要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也面臨著份額改革難以推進的僵局。

這些在二戰後由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主導構建的世界經濟組織,它們所定下的諸多規則,還將在很長時間內影響世界,但與此同時,各國間甚至區域間經濟如何合作卻有了更多的選擇。在巨頭們艱難尋路的時候,多元化的區域經濟合作已在世界各處遍地開花。

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陳鳳英認為,目前世界經濟貿易和區域經濟合作的重心正在向亞洲轉移,這里正在繼歐元區、北美自貿區之後掀起又一輪區域經濟製度安排的高潮。

除了自貿區建設之外,近年來,區域合作的形式日益廣泛。無論是金磚銀行、亞投行還是各國間的共同市場,這種範圍相對較小的合作體現出了良好的發展態勢,也使曾經“一統江湖”的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倍感壓力。

去年,在設立金磚銀行的倡議提出之時,俄羅斯財長安東西盧安諾夫就稱,金磚國家是在努力創造一個迷你版的世界銀行和迷你版的IMF,不少人也從那時開始擔心由世行和IMF所象征的世界秩序即將崩潰。
ADVERTISEMENT

一家獨大已行不通

曾在二戰後世界經濟格局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如今為何面臨如此尷尬?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世界經濟格局加劇變化,新興市場正在快速崛起,它們的自我意識和自我保護能力不斷增強,不願再簡單地依附於美國主導製定的舊有規則。”陳鳳英認為,這是導致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影響力下降的一個重要因素。

數據顯示,近10年來,新興經濟體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一直超過50%,而這些崛起中的新力量並未在已有的經濟秩序中獲得足夠的重視。

英國《金融時報》此前就直言,金磚國家創立金磚銀行就是“對由西方主導的機構未能適應形勢變化的斥責”,因為占到全球逾五分之一產值的金磚國家,在IMF僅擁有10.3%的配額,而IMF總裁和世界銀行行長的職位也長期被西方人把持。

當然,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會輕易放棄對世界經濟秩序的掌控。例如,多哈回合談判陷入僵局,美國就另謀出路,提出TPP和TTIP的新方案,這被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視為欲將美國重置於“一個覆蓋全球經濟近2/3一體化貿易區的中心地位”。

但TPP同樣艱難的談判已經顯示,在經曆了金融危機的浩劫之後,仍在漫長經濟複蘇期的西方國家想要繼續維系對於世界經濟秩序的主導權,已一呼難應,也力不從心。英國諾丁漢大學特約教授馬丁·沃爾夫更是毫不客氣地警告,美國這樣“把手伸得過長可能會適得其反”。

此外,專家分析認為,在當前各方力量博弈、利益訴求多元的國際經濟舞台,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現有體製的缺陷暴露得更為清晰,其想要一家獨大、用一套規則包打天下的舊有模式已越來越難走通。
ADVERTISEMENT

《金融時報》就指出,世界銀行官僚的審批流程正日益受到大型新興市場的排斥,而WTO的談判框架也面臨著讓“最簡單的事情都變得無比困難”的尷尬。如今,即便是同為主導者的西方國家內部都因利益分歧而意見分化,此前西方七國集團(G7)在加入亞投行問題上的迥異態度就是典型。

多元聲音將成趨勢

世界已經改變。如《金融時報》所說,在布雷頓森林體系下建立的機構,反映出一個時代正逐漸遠去的現實。

“未來,IMF、世界銀行、WTO等世界經濟組織仍將存在,並在穩定貨幣金融、提供發展援助、解決世界貿易爭端等方面繼續發揮作用,只是它們的影響力將逐漸弱化。”陳鳳英指出,在約20年內,全球經濟將進入深度調整狀態,最近5年更將成為新經濟規則製定的關鍵時期,各大經濟體都將主動搶占製高點,以在動蕩的世界經濟格局中免受更多的影響和衝擊。

做好“小鍋飯”,選擇更為靈活、有效的區域合作形式,製定更加多元的經濟規則,正為更多國家所青睞,這實際上正是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手稱霸的世界經濟秩序做鬥爭,也將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的改革。

世界銀行行長金墉日前就向亞投行傳遞友好信號,稱將“盡己所能”與亞投行開展合作。4月,IMF份額改革則啟動繞開美國的“B計劃”,開始考慮使新興經濟體國家份額最大程度上達到份額改革方案要求水平的可能方式。

“未來還有可能出現更多區域性經濟組織形式,作為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的補充,以雙邊促多邊,以局部促全局。”清華大學經濟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說。

不管是否願意承認,對於IMF、世界銀行等曾經的全球性世界經濟組織巨頭們而言,未來的道路不會再那麼平順,他們將面臨的是更加多元的聲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