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新聞: 斯坦福大學憑啥成為“全球第10大經濟體”?(組圖) - 由蘇清濤/文發表 - 文學城

ADVERTISEMENT

前段時間,“清華教授被騙1760萬”的新聞爆出來之後,很多抓不住重點的人都在質疑“一個教授哪來這麼多錢,是不是灰色收入”。不得不說,這些人對教授的認識還停留在半個世紀之前——在當今,大學教授是可以很有錢的。盡管該案中教授的“巨款”是賣房所得,但這並不是“富教授”們最主要的財產來源。

教授賺錢的典型方式是,與企業“搭上關係”。與經濟學教授一般是通過在企業里擔任獨立董事或顧問等獲取一定收入不同的是,大學里的理工科教授,是通過“產學研結合”的方式來賺錢的。教授們要麼是為企業的研發提供智力支持,要麼干脆自己創辦企業,將自己的研究成果轉化為產品、推向市場。

在全球各大高校中,斯坦福大學在產學研的結合方面做得最成功。我們熟悉的穀歌、英特爾、思科等公司均屬於“斯坦福系”。“如果把斯坦福大學曆屆師生們所創辦的公司聯合起來組成一個經濟體,則它所創造的GDP,可以排在全球第10位。”9月18日,斯坦福大學終身教授張首晟在一場演講中以此來形容斯坦福在產學研結合方面的成就。

斯坦福大學的教授們不僅自己創辦企業,而且還紛紛當起了投資人。前段時間,有機構做了一個“全球100位頂尖級投資人及出身”的榜單,統計顯示,斯坦福大學的校友占了33席,比哈佛大學(25名)還多。像張首晟教授,他不僅榮獲多個頂尖級的科研獎項,而且還在斯坦福大學任創業導師、天使投資人,幫助多位學生創辦公司。

實際上,全世界的第一筆風險投資,就誕生於斯坦福。1929-1933年大蕭條期間,斯坦福大學有2名本科畢業生非常優秀,但找不到工作,當時的工學院院長親自寫了一張5000美金的支票,支持他們創業。 這家公司,就是後來的HP。

ADVERTISEMENT

穀歌的拉里·佩奇等,搞出按搜索結果排序這個技術的時候,他們還在讀博士。他們當時打算100萬美金把這個技術賣給雅虎,然後回來繼續讀博士,結果,雅虎根本就不鳥他們。最後,還是斯坦福的大衛教授開了10萬美金的支票支持他們做下去。

斯坦福的教授們不僅投自己學生創辦的公司,也投同事們的公司。和美國的其他大學相比,斯坦福的面積特別大,因此,有三分之一的老師可以住在校園里面。這就多了一些新的互動的機會,比如,有一次,張首晟的孩子跟鄰居的孩子一起踢足球時,張首晟發現鄰居是計算機系教授,他想了新的虛擬機Virtural Machine,可以使windows、mac等不同的操作系統在同樣的物理機上運營,現在所說的雲計算,也建立在這個上面。經過幾次交流後,張首晟投資了鄰居這個叫VM Ware的公司,後來,這家公司的市值在最高的時候達到了480億美元。

“天使投資,讓我體驗到斯坦福的偉大,它是真正的產學研結合的典範。今天,大家都講機會來自跨界,但怎麼跨呢?我如果整天坐在物理樓里面跟物理學家聊天,就無法跨界;但在校園里隨便這麼一溜達,跨界的機會就來了。”張首晟說,無論是在論文答辯的時候,還是在喝咖啡的時候,教授,都能最先接觸到最前沿的科技並不失時機地投資。

張首晟|

ADVERTISEMENT

“張首晟這樣的斯坦福教授們既是前沿科技的創造者、探索者,同時又是科技轉化變成商業成果的實踐者。但為什麼這樣的形式在美國很容易成功呢?”8月份,在亞布力企業家2016夏季高峰論壇上,道同資本創始合夥人張醒生自問自答道:“因為國家有法令和稅收方面的支持,使得美國教授創業成為可能。”

張醒生說,在美國,大學和企業之間有著天然的連接,新成立的公司都與大學相關聯,大學先是將研究的課題進行產業化轉換,然後再引入專業公司把這個項目做大。

在上世紀80年代,美國高校的科研團隊遇到一個問題:科研資金有一部分來自政府資助,那麼,經政府資助產生的科研成果該歸誰呢?這個問題不解決,就沒法進行產業化。

1984年,參議院出了一個法案,規定大學搞出來的科研成果可以擴張到社會。具體操作上,科研成果的專利所有者如果自己不經營企業,他的專利被其他公司應用的話,收入分成一般是1/3歸企業、1/3歸學校、1/3歸個人——這個人不出去創業,坐在那里收錢就可以了。政府雖然做過前期投入,但它並不會要求占任何公司的股份。此後,美國掀起了創新從校園向社會轉換的高潮。

中國正在從製造業轉型創新大國,大家迫切感覺到自己需要到矽穀、到斯坦福學習。但很多企業家到斯坦福,頂多隻是照幾張相,他們還不清楚如何跟斯坦福合作,於是,2013年,張首晟教授與穀安佳博士聯合創立丹華資本。“丹”既代表斯坦福(又譯為史丹福),又有“赤子丹心”之意,“華”取自中華。丹華資本以斯坦福大學為核心,專注於投資美國和中國最具顛覆性的創新科技及商業模式,連接美國的創新與中國市場。

ADVERTISEMENT

在張首晟看來,目前,在總體上,中國仍欠缺對科學品位的正確判斷,並不明確學術研究機構該干什麼,初創公司該做什麼。另一方面,在中國,做投資的,往往對科技缺乏了解,而科學家,隻呆在象牙塔里,對投資也不了解。因此,鼓勵一流的科學家參與投資,把科學與投資連接在一起,合理分配資源,是一條中國人需要嚐試的路。“跨界的能力很重要,有些人之所以能在科學上有所成就,就是因為他們不僅看枝葉,還看根。”

既簡單又能普世,是科學所追求的最高目標,張首晟在看一個公司時也這樣衡量,像穀歌,它的算法非常簡單,但體現了很高的智慧。張首晟特別提到,要“以科學的情懷來做投資”。

ADVERTISEMENT